Manu Ginobili 19年生涯真情告白

聖安東尼奧馬刺再度強拉尾盤,目前已經11連勝,強勢衝擊季後賽。而在球隊狀況脫胎換骨的同時,老將Manu Ginobili日前接受了阿根廷媒體的訪問,談到了關於球隊近況和個人規劃的一些看法。從歐洲職籃開始計算的話,Manu已經經歷了19年的職籃生涯,在外打拚的外籍球員,面對國內媒體總是能夠講得比較深刻一些,讓我們來看看他透露了什麼心情。

原文請見:http://ppt.cc/byfe 、 http://ppt.cc/-zBu



季後賽接近了,而馬刺展現了衛冕軍的氣勢。你們做了什麼讓這一切改變?

這一切沒有祕密,我們打得更好了,更有信心,更多人打得更有效率,然後我們展現了更好的執行力以及維持更久。我想大約在兩週前我們不可思議地輸給尼克隊之後,我們開始進步並且打出了我們想要成為的水準。這時間有一點晚但總算是開始了,這是好事。我們正在追趕前三種子的路上,一切步上正軌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Ads by



你能在季後賽保持穩定表現嗎?會打開某個開關?

季後賽是全然不同的故事,完全不一樣。到那個時候,你先前做了什麼完全不重要,我們確定不會有主場優勢,而且很難想像我們會谷底反彈。我們對於能夠有機會在季後賽走得長遠很樂觀,但也有可能很早就被淘汰。人們談論我們去年打得多好,打球的方式多麼吸引人,但我們幾乎在第一輪被淘汰。在西區,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,所以我們必須冷靜專注,否則我們就會放暑假。



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,任何球隊都有可能奪冠,這增加了你們的信心嗎?

非常明顯,任何球隊都有可能贏到最後。勇士在例行賽是最棒的球隊,他們打出了難以擊敗的水準,他們進入了一個未曾進過的領域。我們必須看看到時候季後賽會發生什麼事情,他們毫無疑問是最棒的隊伍,但在系列賽中,當你面對你的對手,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:你投不進球、頻頻打鐵、你的對手士氣高昂──當你在系列的第一場就輸球,一切就都變調了。在季賽贏了65場對你到時候的處境毫無幫助,我們也經歷過身為第一種子被淘汰的時刻,所以例行賽可以幫助球隊調整節奏並且取得主場優勢,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太多幫助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



前陣子你扭傷了腳踝,後來感覺如何?

我有了艱難的幾個禮拜,首先是胃病毒,當我急著回到球場,打了八分鐘後一切就毀了。接著我扭傷了腳,但只花了八天,所以我嘗試讓感覺好一些。我算是滿健康的,而且在我這個年紀、在球季的這個時候,有些疼痛是難免的,我不能夠為此抱怨。



「我不能夠抱怨」是因為你在這個球季已經達到自己設定的目標了嗎?

是的。我有些好的時刻,還有其他沒有這麼好的時刻。現在我會嘗試讓自己享受這段旅程而非最後的結果。12月實在很掙扎,客場之旅也是。要從之中振作起來並不容易,我嘗試新的人生哲學並且從每一天中找到樂趣,而不是只看到結果。我並不總是這麼做,因為過去的很多年來我不是這樣活著的,但現在我感覺很好。現在球季進入尾聲,賽程變得容易一點,旅行也變少了,我從中取得一些平衡。



你剛剛所說的改變是何時發生的?

當2013年我們輸給熱火隊之後。我告訴我自己,要嘛我做些調整,或是我遠走高飛,做些屬於自己的事情。我沒辦法繼續承受那樣的傷痛,這非常困難,首先是傷勢的困擾,接著是當球隊需要我的時候,我沒辦法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現。這在心理上影響很大,這是我所說的,我必須有所改變或者做些別的事情,因為這樣是不健康的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

(2013年冠軍戰第六場賽後記者會,Manu的沮喪一覽無遺。)



這影響到你的場外生活嗎?

整體來說,我有過一段很艱難的時光,因為這樣的壓力如影隨形。我並不是說當我回家的時候依舊沈浸在其中,但它還是會影響我。這個球季我在某些時候比較能夠掌握它,但其他時候依舊不是那麼容易,但一般來說我更能放鬆而不是那麼緊繃。我想這也跟年齡有關,變得更成熟而且你會開始想:「我快要38歲了,然後我在一支頂尖的球隊打球,這是完美的劇情。」所以我開始接受我沒辦法打得像2008年一樣,但這並不表示我不能夠享受每天的生活,這是我的轉變。
你看起來比過去更容易因為裁判的判決而失望,對你來說要面對這個更困難了嗎?

我沒有留意到這樣的轉變。我總是在場上充滿激情,這是天性。我嘗試享受比賽但當我連續失誤三次時我很容易暴怒。我會立刻失掉我的冷靜。但當我回到板凳上時,我會平靜下來,和隊友討論,讓自己回復。過去我可能會失望個一兩天,但現在我比較容易回復了。



你是自己嘗試這些自我控制的方式嗎?

是的,我讓自己想辦法相信或接受。



所以你並不相信心理學家那一套?

我喜歡心理學家,這樣的調整已經持續了接近三年,當我在Bahia Blanca時,我做了些嘗試,不過那並不是我現在能夠在比賽中控制情緒的原因。我並不會經常自我檢查或者自我對話,讓我做了這個決定的原因是我發現球員生涯的盡頭已經近了。而所有已經退休的人都跟我說:「享受它,再打一年。」我已經從事職業籃球19年,如果不是今年退役,那麼就是明年。這會是明確的結束,而且我絕不會再回來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Ads by







你曾經說過當你還小的時候,你會看著鏡中的自己,譴責自己那些沒做好的事,同時讚賞自己那些做得好的事。19年後,你怎麼看這些事情?

當比賽結束時我回到家,如果我有場好比賽、作到那些該做的事情,我會感覺好些。如果我只得到兩分同時有五次失誤,我感覺不會太好,但我也不會譴責自己。我會告訴自己我沉默了,我的確打得很不好,但這已經發生了。當我看到我的孩子,花些時間陪伴他們,10秒鐘後我的心情就會改變。我允許自己犯錯並且在此之中繼續前進,就像任何人一樣。我現在不用繼續這樣做了。



那你在關鍵時刻被委以重任時,你是如何處理你的情緒呢?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機會。

現在已經比過去少了。最近五年我能明確地感受到這樣的情況,而且我為此感到驕傲和高興。我依舊認為我在這方面做得不錯,我覺得這很重要。現在需要我一肩扛起的時刻少很多了,更多時候我是擔任組織者,讓球轉移並且讓每個人打得開心。



你現在用大腦打球多過用身體。

是的,當然。但同樣地我的自信不像先前那麼多了。三年前如果我沒能拿到球,我就會生氣並且感到挫折,因為我心理不習慣,我想當個贏家。現在我基本上會跟自己說,如果我被叫上場,我會盡自己所能。我不會在用先前的心態來打球了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你說你現在沒那麼有自信了,但去年冠軍賽你切入禁區然後在Chris Bosh頭上灌籃。

是的,但那並不是球賽的最後一球。這是不一樣的,當我在球場上,我會想要嘗試某些不該嘗試的東西,但現在在最後一擊的時候,我會想「把球給我,我做得到。」這樣的機會不像過去那麼多了。





(2014年冠軍賽第五戰,彷彿一下子年輕十歲,讓世界為之停止的爆扣。)



有些對你生涯特別的事情在這些時刻發生,兩位你籃球生涯的教父,Messina和Popovich現在並肩作戰了,這對你有什麼意義?

這感覺很奇怪,經過八個月之後現在好一些了。不過這真的很特別也很獨一無二,我對兩位都有很高的欣賞和敬意,我認為Ettore是讓我成為傑出球員的重要推手,我總是說我一直打得很好,快如閃電,背後換手、灌籃等等,但是他讓我成為一個很棒的團隊球員。他對我有些嚴厲,但我們一直有很好的關係,我一直對他保持敬意,而他對我也是,所以能夠再次同隊實在是一件很棒的事情。我們會談很多事情,經常保持聯絡,要在球季中和Pop有同樣的聯繫是有點難的,因為我們總是埋首於自己的世界裡面。但當球季結束後,我們總會有更多個人的對話,特別是當我們一起去吃飯的時候,這也是我們展現互相欣賞的時刻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當你停下片刻來回頭檢視自己19年來的生涯,你所達到的成就超乎自己預期嗎?或是一切都在你的預料之內?

這完全超過了我的預期。沒有人可以想像到這些事情的發生。沒有人想得到我可以在NBA打這麼多年,我記得當我開始打職業籃球時,我希望能夠打到33或34歲,或許是在歐洲打球,那是我的目標。而現在我要38歲了,我看到自己在聖安東尼奧,世上最頂級的球隊,這完全超過了我的夢想,但這些發展得很緩慢,你開始感覺不錯,達到一個目標然後設下另一個目標,為你的比賽加入一些元素,然後一個接著一個。這完全比我當初夢想的還要多太多了。
Bahia Blanca是你的家,那聖安東尼奧對你的意義是?

這是個讓我真正地在球員生涯中成長發展,並且讓我的家人感覺舒適的地方。這是我的孩子出生的地方,過去的13年是令人難以忘懷的,毫無疑問。而我的人生將會和這座城市連結在一起,但我的家人和朋友們讓Bahia Blance有著強烈的拉力,我們將會看看未來會發生什麼。



聖安東尼奧的人們將你視為在需要時總會挺身而出的英雄,特別是在季後賽,這對你來說有何意義?

我感覺道人們對我們過去13年來所達到的所有成就抱持著敬意和情感。但我必須再次強調,我並不在他們對我期待的那種高度,我希望每場比賽都表現得很好,希望每分每秒都打得很好,這在季後賽更加困難,因為那是沒有明天的,有別於82場例行賽。但現在和過去不同了,以前我面對比賽的心態是我要摧毀對位的每個人,「把球給我然後我會搞定一切」,現在我只是球隊的武器之一,讓球隊運作順利,但不再是那個主要的得分手,或者把球給我讓我來解決問題的人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
Ads by



在馬刺的13年來,Manu Ginobili或許不再是當初那個鬼神莫測的關鍵殺手,但他的求勝欲望和籃球智慧,依舊是今年馬刺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,最後讓我們來看看去年他季後賽的精華片段。